延安信息大全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用戶名: 密碼:

快訊 延安 榆林 區縣 | 圖片 今日延安 革命圖片 風土人情 | 問吧 問題 生活 其它 | 圣地紅 紅色專題 革命歷史 延安精神 | 陜北民歌 歌詞
分類 房產 求職 市場 | 雜談 安塞腰鼓 延安小吃 陜北文學 | 文化 歷史 民俗 人物 | 圣地游 旅游快訊 旅游景點 延安游記 | 企業名片 快訊

延安市交通違章查詢  延安問吧  延安房產信息  陜北民歌大全  陜北說書大全  延安市衛星地圖  網上虛擬延安  延安網站建設專家  2011年延安秧歌視頻

知青:山坡坡上開滿山丹丹花(25-26)

2019-12-22 17:20:00 作者:未知 來源: 網友評論 0

 (二十五)
 
吃喝不好,缺油水,教學的我,時間長了,人靠了,禮拜天從城里回來餓了,會一個人走進公社路邊的食堂,從門里一進去賣牌皆端飯的服務員跟前,將四兩糧票四毛六分錢換成寫有兩個二兩饅頭,一盤小盤回鍋肉的兩個竹牌,然后再走到廚房和餐廳隔墻上鑿開的水泥窗臺將竹牌遞給廚房,時間長了,已經認識自己的,姓李還是姓張的大師傅的那張長年累月捉炒瓢的油手中。
一會時間,窗口上就會給你遞出一份一盤小盤回鍋肉,兩個熱騰騰的白面饃饃。那一盤回鍋肉,兩個饃饃是那么的解饞,那么的頂飽,會在我肚子里保存好長時間,讓我抵得住油水誘惑好久好久。
 
我已經開始學會抽煙。似乎所有學校時都是好孩子的男同學,都開始抽煙,時長沒見面,見面的第一件事就是在自己衣兜里掏出煙大方的抽出來遞給對方一支,這是最好的禮節。過年一個到另外一個同學家里去紅火,喝酒吃飯時,抽煙已不避大人。大人們也知道娃娃們大了,都有臉呢,盡量不傷我們。只好親的像打勸他們的娃娃樣開導我們:“抽煙又沒好處,你們爾格農村插隊哩,又沒錢的來路,能少抽盡量少抽。”然而,即便如此,依然抵不住煙的誘惑。因此,抽煙已成了同學與同學結交認識,加深你我之間感情的用品紐帶。偶爾進城回來,總會順便在棗園供銷社里買上一包廉價的,又能拿出手的,兩毛七分錢的一盒大雁塔香煙,路過北窯則溝溝口一隊果園,跟看果園的馬保衛坐在果樹地對面的背洼上,拉一會閑話。臨走時,一盒煙中間一掰一人一半,剩下的零散幾根,回到隊里,記起了抽一根,記不起了,忘了,不記得還有那么回事情,直到放潮霉變了。
隨著生產隊呆的時間長了,和社員們一塊耍笑的多了,慢慢的我們也開始初解風情,知道了男女之事,同學之間產生愛慕之情,一個人看另一個人看得多了,一個人會愛上一個人。盡管那是個人們想愛,又不能愛,不敢說愛,大膽的去愛的年代,但是能管的住嘴,管不下人的心啊。
男同學之間已經開始做一些荒誕無聊的,聽起來讓人無法相信的匪夷所思的事情。院子里鐵絲上搭的女生洗了,急得回城沒來得及回收的褲衩,那褲衩似一面旗幟,挑動著每個青春少年好奇的神經。有人會裝出膽大,好奇那褲衩好大,怎么會比咱們男的穿的還大,提議:“有誰敢把它拿下來試試。”看見沒人響應,提議者只好自己硬著頭皮充當一回硬漢,嘴上邊說著:“這有什么哩。”邊漲著燒的彤紅的臉走到鐵絲跟前,裝出大不咧咧的樣子,取下那像旗幟樣飄揚的褲衩,回到窯里,慌亂的在自己的褲子上套一下,趕忙脫下,重新晾上衣架。
男女之間已經知道一個體貼一個,照顧招呼一個了,輪到這個做飯時,那個會給去破柴,燒火,擔水。這個衣服,被子臟了,那個會主動去幫的拆洗,縫補,儼然像一家人樣。 
被區農副公司安排下來為后面插隊的他單位兩個子女當帶隊干部,平時不上工,為了祛除年青時腰滲了落下的病根,伏天看著隊里大人娃娃們都龍口奪食,上山收麥走了,天天搬個小板凳出來,坐在上圪嶗土窯門口,上衣脫了,光個脊背對著太陽,脊背曬的黑紅黑紅。回到單位后,再將布衫故意脫下搭在胳膊上,亮出曬得烤焦了的脊背,向單位領導表功,證明自己這個夏天在南窯則溝蹲點,把苦可吃扎了,也把罪受扎了的蹲點干部姚股長,興許是從別處聽到什么風聲,看出了什么端倪,趁其他同學出工不在,來到我給孩子們上課的學校門口,以關心我,套近乎的口氣,親切的問我:“你跟你們這些女同學中有沒有關系十分要好的?”已經長大,與人接觸有了一定防范意識的我,馬上敏感意識到他的問話不懷好意,因此還沒等得他再套問下一句,就反問自己品行就不端正,平時就鬼鬼祟祟的喜歡關心男女之事的他:“你認為我跟那個女的關系要好?”那年月,評價同志之間往來,是擔責任的事,說不好還是挨打的。誰敢隨便給男女之間往來下結論。碰了一鼻子灰姚股長,一看事發不對,自那以后,再沒敢在我跟前提問過類似話題。單調乏味的生活,使得一隊知青李和民和呂志峰兩個人更為膽大。公社宣傳隊來隊演出,兩人為一包煙打賭,說誰敢上身裹件大衣,下身光個腿把子在節目演出前,借著臺下人不注意,從臺子這邊走到臺子那邊,賭一包大前門香煙。果然,大雪天,姓呂的裹了件軍大衣踩了雙拖鞋,等到臺下人發現時人已經從戲臺這邊走到了那邊。
上川里出民工的賈嚴亮和黨春打賭誰能把一顆十二斤西瓜吃完,算對方輸了。吃的最后撂下兩牙西瓜了,姓賈的還乖哄姓黨的:“嚴亮,算了,你看就撂下兩牙了,你再不吃,一牙沒了,把你苦了。”姓黨的心疼那十二斤西瓜錢,想吃吧,跟前幾個人鼓動說不能吃,吃了就等著自己認輸了。喉頭滾動嘴唇干的只能硬撐著。忽然,聽著“格哇”’一聲,只見姓賈的鼻子口里西瓜水子端揚,西瓜瓤子、水子吐下一地。
一隊果園蘋果熟了。事先跟看果園馬保衛說好,今晚上,我們幾個人來偷蘋果來耶。馬慷慨給我們打了保票,還跟我約定“下手”的時間。半夜了,我們和二隊的延安,古永賢估計時間差不多了,一人手里拿了條洋面口袋,人家進莊,我們出莊。到了果園,爬的樹上還沒摘兩顆,一根三米多長的攔羊鏟子從樹下飛過來,險些將我們腿打折。要不是照果園的老井那晚出聲,黑夜里兇狠的罵道:“看老子這一攔羊鏟子把你腿打折打不折!”我們還不知道事先約好我們幾點找他來的馬保衛,明明當晚隊上開會,當晚照果園換成了外人,他都沒進村里來給我們捎話帶水的說一聲,閃的我們幾個那天晚上除了一個果子也吃上,還把面口袋蝕了,險些連腿都打斷!
 
別的生產隊的知青中已傳出南窯則的知青開化,男女之間說話來往不封建,不回避,儼然像一家人樣寬松的想說什么,就說什么;有話直接了當。個別村里同學聽了不相信,好奇,借口組里有他們班的同學,來串串。來了一看是真的,男的女的拉的話,他們聽了都臉紅心跳,回到隊里傳到小隊,小隊又傳到大隊,傳到公社。
很快一傳十,十傳百。像派人去大寨參觀一樣,莊里來的人越來越多。傳經送寶看到我們同學之間說話直來直去,個別同學回到隊里反而大驚小怪,將自己裝作不食人間煙火的正人君子,將我們作為飯后茶余笑料議論起來。隔山鄰家隊里一位男同學看上了我們隊里,兩人高中時是一個班一位女同學,不敢公開表達,結果自己喜歡的人被我們隊里一位吃苦耐勞,敢愛敢恨,說出手,就出手正直、坦率,社員群眾中威信高的,為人仗義的同學一棒子挑上走了。
年輕人男女之間愛情似一團火,這團火一旦燃起來就很難撲滅,一個知青小組如果有一對同學敢大膽的愛,熾熱的愛,公開的愛,就會傳染放倒一片人。沒用多久,組里男女同學之間你情我愿,談情說愛已成一公開的秘密。臨到我們招工走時,四男五女就成了三對。社員們耍笑的說:“南窯則這隊里的知識青年就日怪,不用人介紹,媒人都不要,一下就成了三對!”
(二十六)
打筒筒。西安下來收拾衛生間漏水的房子,夫妻兩人擠一張活動單人床,鋪一床褥子,蓋一床被子,兩人打顛倒睡。晚上睡下撅扯的苫住胳膊,蓋不住背心。撅扯的難受時,索性一個人起來走到陽臺上仰望開星空。
時間一晃四十年過去了,打筒筒這個有著特殊意義的詞語,早已被人們忘記。然而對我來說,卻已經深深地扎根在了腦海的記憶深處。
小時候,家里窮,弟兄幾個扯蓋著一塊被子,晚上睡下撅扯的不是苫不住肩膀,就是蓋不住腿。于是便有了兩個人蓋一塊被子一個人頭朝上,一個人頭朝下的,像卷席筒樣的打顛倒的打筒筒睡。
插隊后一人一床鋪蓋。組里同學這個今出民工去了工地,后那個有事回來,走時家里給每人又準備了一床被子,人去工地,回來住一夜,不可能再背上被子。因此兩個人打筒筒睡是贏常事。好在那時候人們睡得都是土炕,不是后來參加工作,單位上通知每個人去庫房領上兩條長條凳子一張床板,寬窄一個人的鋪位。
農村炕大,炕的設計者,可能剛開始就注意到北方氣候的特點,盤炕時,巧妙的在炕腳留下了個主人夜里起來小便擱尿盆的位置,所以炕要比城里人睡得床要深一些。夜里將尿盆從外面拿回來放在炕腳。一早起來倒完尿,再將它再放在外面墻圪嶗里。過去的土炕深七尺深,寬一丈零五寸,比現在的床深的多。再高個頭的人的夜里睡下腿都能伸的下。現在雙人床最寬的一米八,窄的一米五。單人床,只有一米多一點,有的僅有一米寬。遇上胖人,別的不說,那身虎背熊腰的骨架,不說兩個人,一個人睡了上去,就已經像一片肉將一張床占的滿滿的。更不說夜里兩個人擠在一起。舊以前的炕兩邊還都靠的窯墻,夜里幾個人睡下,想滾都滾不到地下。同學工地回來,夜里睡覺鋪炕時,褥縫和褥縫并齊,兩塊褥子一下就變下成三個人睡得鋪位。褥子大了,地方寬套了,一塊被子,兩個人打筒筒睡人也不擠。天冷了,睡在一塊,像娃娃說的捂暖暖,反倒挺暖和。有時候來人了,剛好一個同學不在,鋪的有了,蓋的也有了,一人一塊褥子,一塊被子,各鋪各的,各蓋各的,腿伸的展展的,夜里睡的安安穩穩,踏踏實實。
打筒筒已經成了那個年代,家戶包括我們自己解決人多,缺鋪少蓋過夜方式。一條大炕上,身底下是暖窯熱炕,身邊里一個擠一個,掩住身下的被角兩個背貼背,腳捂腳,不說在知青點上,就是在一年不燒炕的民工工地,也是人們過冬的最好方式。一對本來凍得像冰棍樣的兩個人,一個緊貼著另一個人顛倒睡,腳腿底下仿佛貼了個熱水袋,報團取暖這四個字興許就是從這來的。
冬天兩個人打筒筒暖和,夏天更好,不涼不熱,不冷不凍,兩個人睡在一條大炕上,夜里睡下想拉什么,拉什么;想說什么,說什么;想諞到什么時間諞到什么時間,天南地北,海闊天空,學校社會,隊里對外,男生女生,男同學女同學,丑的俊的,對自己好,有意思的,自己看上的,沒看上的,愛上自己的,自己愛上的,想說什么,就說什么,一拉就是半夜,不知不覺已經到了雞叫頭遍,這才睡去。
有一次進城回來,夜里歇在溝口一隊知青窯里,跟聯營兩個人扯了一塊被子。那被子寬尺寸夠,長尺寸不夠。我個子高,聯營個子低。夜里睡下,白天地里干了一天活的聯營不停翻身,恰巧那時又是冬天,夜里又沒燒炕,睡到后半夜,被子被我扯走,脊背露在外的他,半夜里直凍醒。幸虧那時候人都年輕體質好,凍了一夜,依然沒事。放到現在早已感冒。
同學相遇結伴游玩
打筒筒是我們這輩人幾乎每個都有過的一段經歷,也是我們這代人的一段共同生活感受。它不僅反映了那個年代人們生活的真實現狀,也表現了我們這代人在那個特殊的年代樂觀向上,吃苦耐勞的拼命精神。
作者簡介:作者:高飛,原名高和平。中國西部散文學會會員。插過隊,當過民小教師。77年入鐵路工作,干過列檢,換過閘瓦,燒過鍋爐,當過法官。為證明自己的愛好和價值,走出大巴山,早先搞過通訊報道。后因個人經歷觸痛,開始學習文學創作。作品散見《延安文學》和地市,路內報刊。創作作品有中篇小說《漢江在這拐了個彎》;散文《老溝的臘月》《列車行進在西延線》《山上那棵黢樹》《額吉》等。

相關文章

[錯誤報告] [推薦]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 驗證碼:

最新圖片文章

最新文章

3d2000走势图带连线 新疆11选5开奖一定牛 上海期货配资融资 山东11选五在哪里投注 今天江苏快3开奖结果 福利p62彩票开奖结果 股票涨跌计算方式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佳永配资用得真不错 云南11选5遗漏真准网 舟山飞鱼200期开奖号 11选5一定牛辽宁 怎么算是聚众赌博 辽宁35选7最新开奖结果 下载山西快乐十分app软件 青海快三下载 今日河南泳坛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