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信息大全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用戶名: 密碼:

快訊 延安 榆林 區縣 | 圖片 今日延安 革命圖片 風土人情 | 問吧 問題 生活 其它 | 圣地紅 紅色專題 革命歷史 延安精神 | 陜北民歌 歌詞
分類 房產 求職 市場 | 雜談 安塞腰鼓 延安小吃 陜北文學 | 文化 歷史 民俗 人物 | 圣地游 旅游快訊 旅游景點 延安游記 | 企業名片 快訊

延安市交通違章查詢  延安問吧  延安房產信息  陜北民歌大全  陜北說書大全  延安市衛星地圖  網上虛擬延安  延安網站建設專家  2011年延安秧歌視頻

又是桃花紅了時(下)__作者留守延安的北京知青

2019-12-22 16:51:29 作者:未知 來源: 網友評論 0

 又是桃花紅了時(下)
天變了。借吃飯的機會,我問羅鳳英老人:“你還記得記不得你奶媽叫什么名字?”看似發呆,大腦還清醒的她說:奶大姓盛,怕我沒聽清還又說了一遍,叫盛丕正,奶媽姓胡。我問這會還沒放下碗的尚洪恩,羅鳳英老人說的對不對。沒想到尚洪恩聽過后,馬上驚喜的說到:“怕就姓胡。”接著又馬上肯定的說到:“對。就是姓胡。”這讓我驚喜萬分。因為我剛才和尚洪恩從溝里出來時,問他:“你老伴是多大時候送給人家撫義的?”尚說:“1936年12月,還沒滿月。”隨后又糾正:“不是撫義,是寄養。”說那時候的錢,公家一個月要給奶媽家七塊銀元。我問他:“你知道不知道她那奶大奶媽姓啥,叫什么名字?”與老伴同歲的八十一歲的尚洪恩只給我說上來了奶大的名字。沒說上來奶媽的姓名。這會趁吃飯的機會,我試的看能不能從他老伴嘴里問出奶媽的名字。沒想到竟然意外的有了收獲,這讓我十分高興!
外面起風了,吃完飯放碗的時候,尚洪恩問我:“你穿得那么單,冷不冷?”我摸了下敞著的開口毛衣前襟,對他說:“這衣服是毛的,雖薄,但暖和。”他說:“冷了,我給你尋上一件衣裳。”我說:“不用。”
天色漸晚,我掏出二百元給他們放在茶幾,說來時也沒給你們買點東西……,為人爭氣的尚洪恩堅決不收。炕上羅鳳英老人和地下洗碗的女兒玲玲一看我留錢給尚洪恩,急得直行的擺手,示意尚洪恩不能要。尚洪恩的態度更是堅決,幾次站起來掰開我的手死活要將錢塞回手中。倆人掰來掰去,誰也說服不了誰。看到實在將錢塞不回我手中,尚換了一種要挾的口氣,說我“你再這么個,下次就再不要到我這來了。”直到聽到我笑著說到,“好了,再不來了!”這位性格剛強頗有志氣的八十一歲的老人,這才在箍住塞我一百元后,將另外的一百元勉強的收起。
時間過得很快,很快就到了我該告別倆位老人一家回城的時分。走出院落,包括雙腿寸步挪動艱難異常的羅鳳英老人和還在洗碗的大女兒玲玲、以及剛才扶老伴羅鳳英站起來的尚洪恩一直將我送到門口,分手時,下了鹼畔,走出好遠好遠,我回面轉身,看到長期服藥,體型已變形、眼泡腫脹,人變得有些呆癡,出生后就寄養在老鄉家中,飽受戰亂離散饑餓貧窮之苦,從小提著一個柳條筐子,在黃土高原一貧瘠的小村莊滿山二洼摘野杏,挖苦菜長大的,直到1953年母親找到她,才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是誰,幾十年來從來沒有因為自己生活中遇到的難事、苦事,包括三年前孫女尚曉云大學畢業就業無望,當年在她們侯家溝插過隊北京知青秦征回村看到她一家人生活窘境,感傷之時,大年三十晚,在她一家人一點不知情的情況下,給當時的延安市寶塔區委書記寫信,如實反映她一家人生活困難現狀,引來許許多多的善良的人們同情一事之前,自己和自己家人從來沒有因為母親楊厚珍七四年病逝前留下繼續打聽尋找到自己在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丟失在長征途中另外三個比她長幾歲的哥哥,姐姐和她當年參加紅軍走時,留在瑞金老家伺候照料自己多病的母親,解放后一直沒有尋找到的失散幾十年的唯一的姐姐和她的后人叮囑吩咐,驚動麻煩和打擾過任何一級政府和組織,更沒有因為自己是將軍的女兒在任何場面和任何人跟前公開炫耀和張揚過自己的真實身份的羅炳輝將軍的女兒羅鳳英老人,還在向我招手,那一瞬間,我眼圈紅了。     
 
秦大哥:您好!
沒人敢發這樣的稿子。前幾天,我給《今日頭條》的一位發過我另類稿件的到現在還沒見過面的朋友發過這篇稿件。隨后,我突然后悔,覺得自己太殘忍,太自私,對不起朋友,我這是害朋友,打朋友的吃飯碗。我甚至懷疑一向心忠善良的自己,怎么變得心奸,在擩著別人跳崖,在日弄別人幫助過自己的人,做一件做害別人的事情!因為眼前的社會生活,政治生活不會有人擔如此大的政治風險,讓你這樣的稿件出籠。
我曾經和我的朋友私下里說過:你們,包括我們,你們的這些小弟弟,小妹妹八千多萬知青的鴻福已全部被一部分人帶走。
我們不想談政治,厭倦了政治,遠離政治。可是我們身邊的人,包括我們自己又不得不被政治捆綁著上路。你我兩個人都是重情重義重感情之人,本來上次我給你聯系,就打破了你生活的平靜。
這篇稿件掐著指頭算起來,已經完成兩年之久。癡情善良的我一直不想驚動和打擾任何人,一直想依賴個人的力量和努力能被那怕是有一個大小網站采用,但是,結果一樣,都沒能改變它的命運,也沒改變尚洪恩,應該把羅鳳英放在前里,沒改變了羅鳳英本人和她家人的命運。我這次去她家前,想想上次見她時的病態樣子,先打問我在南窯則溝里插隊教學時教過的一個娃娃,小心翼翼的問尚洪恩一家還好么,對方說好著哩。再問老婆老漢敢都在哩?答:“在哩,活的好好的。”這我才按耐不住內心的激動心情,急沖沖的上路。
回到侯家溝后,看到尚洪恩家里依然吊的是一支暗的,人爬的墻上看政府發的那個斜掛在墻上的樣桿子精準扶貧的紅牌子都看不清字的煙熏氣打的黑呼呼的節能燈下,忙得頭句話就是:“我生怕我走了這么長一段時間,你們老兩口有個什么閃失。”
今天是重陽節,我祝大哥和大姐以及所有在延安插過隊的北京知青,以及全國知青身體健康,生活幸福!去羅鳳英家之前,順路去了衛校對面的“北京知青展覽館” ,手機拍下幾張照片發給你,全當對你和大姐以及你身邊朋友的節日問候!          
                                               高飛
                  2017年10月28日重陽節

相關文章

[錯誤報告] [推薦]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 驗證碼:

最新圖片文章

最新文章

3d2000走势图带连线 比较正规的棋牌平台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正好网 柳州天天爱麻将 捕鱼街机在线 福州八闽麻将下载 管家婆资料大全管家婆2019 深圳风采028开奖结果 广告联盟论坛 今日选四天天彩预测 澳门福乐彩官方总站 贵阳捉鸡什么叫做叫嘴 免费资料大全 陕西闲来麻将苹果手机怎么下载 手机李逵打捕鱼技巧 贵阳捉鸡麻将技巧图解 意甲联赛直播尤文